首页 信息公开 走进恩格贝 投资恩格贝 旅游恩格贝 沙产业 新能源
天气预报: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态经济 >> 沙产业 >> 沙漠治理
刘恕主席在纪念钱学森逝世十周年暨河西走廊沙产业工作研讨会上的发言——谨以此文纪念人民科学家钱学森

各位与会的朋友们,大家好! 

      在盛夏七月,能与来自各地的专家学者、企业界人士、媒体朋友们共同汇集在‘金张掖’,感到无比愉快!此机会,向各位领导和与会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我深知大家能在繁忙中抽暇与会,是源于对钱学森先生的景仰、尊崇和无比的爱戴,共同缅怀他因为钱学森的名字,与壮国威、聚民心的中国复兴伟业相关联着;因为是他的睿智预见,倡导在干旱荒漠地区创建知识密集农业型沙产业的理念,使践行者有了方向,收获着脱离贫困的喜悦。

 

  纪念钱老,最好的缅怀方式是学习他崇高品格,重温他的教诲,理解他对后人的关切和厚望,用以鞭策、激励自己。 

      钱学森先生作为无私奉献的爱国者,他始终凝视着未来,思谋着国家的发展。他提出,“要展望二十一世纪” ,科学地预见中国的未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技术革命在我国成为热议的话题时,钱老多次阐述新技术革命对国家发展的作用,并提出“产业革命是经济方面的社会形态飞跃” 的新概念。他认为,在人类发展历史进程中已经历或要经历的产业革命有:

     第一次:农牧业的出现和兴起,大约公元前七、八千年; 

     第二次:商品生产的出现和发展,大约公元前一千多年; 

     第三次:大工业生产18世纪末,19世纪初; 

     第四次:国家以至跨国大生产体系,19世纪末20世纪初; 

     第五次:电子计算机、信息组织起来的生产体系,即将到来的一次产业革命; 

     第六次:高度知识和技术密集的大农业,农、工、商综合生产体系,可能出现于21世纪的社会主义中国。” 

  第六次产业革命是以阳光为能源,“通过光合作用进行产品生产”的知识密集、技术密集的农业型的产业体系出现为标志。他说,“农业型产业是指像传统农业那样,以太阳为直接能源,靠地面上植物的光合作用来进行产品生产的体系”,我国“每亩地上每年接受的阳光能量相当于114—190吨标准煤,农业型产业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充分利用阳光能量,提高光合作用效率是知识密集的农业型产业效率的根本。 

      钱学森认为,第六次产业革命的终极价值是消除三大差别。伴随优化组合现代技术,拓宽劳动对象和创建适应生产发展的集信息、金融、管理、科技服务、生产加工、商贸为一体的集团公司,将会彻底地改变经济的社会形态,将消除工业和农业、工人和农民间的差别。由于第六次产业革命的发生地应是在农村、山村、渔村和边远荒漠地带,随着产业革命的发展,这些地方也都将改变成居民集中的小城镇。第六次产业革命发展,将在根本上消除历史上形成的三大差别。这一论点,钱老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已形成,并乐观又坚定地相信这一理想必然实现。“这个事情在我国是看得见的,恐怕到下世纪,到建国100周年时,就要实现了”。 

     在钱老晚年,他不断呼吁、倡导,希望人们为在我国社会发展史上有着重要意义的产业革命到来,积极行动。他认为,“实现第六次产业革命是个探索,可能要三四十年,所以要培养第六次产业革命的人才,分阶段改造学校,逐步前进”。他理性分析着“生物技术”和“有实力企业进入”,将是推进传统农业进入产业革命的两个重要因素。他曾敏锐地捕捉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大地上出现的有关农业的变革的信息,热情称赞在山东出现的,由农业总公司牵头,下设农产品加工、技术服务、销售服务的一条龙组织,是农业结束第一产业,走向第二产业“希望的曙光”。 钱学森先生的坚定信念和不竭热忱,不仅源于他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指导下严谨的理性分析,更出于他对国家发展、民族命运的深切关心和对人民真挚的爱。他曾写道,“我总记得前王任重全国政协副主席讲的一句话:共产党员,不能只想五年、十五年,要考虑五十年、一百年!要有远见。我想对我国农业,不能就为15亿人口,要想想中国人口到了20亿、30亿怎么办。也就是这个原因,所以这几年我一直在宣传第六次产业革命”。道出了这位德高望众的人民科学家的心声。 

各位朋友,当我们回顾、学习钱老有关论述后,一种沉甸甸责任的荣幸感,犹然而生。我们因有幸参与了他所重视的沙产业活动而感到无比荣幸;也会因他赋予沙产业的使命任重道远,而感到责无旁贷。 

       钱学森先生最为关注“沙产业”的发展。1991年3月,他亲自安排、指导、参加了在北京香山召开的汇集我国沙漠领域知名学者专家的首次“沙产业学术研讨会”。会上,他除了再次解说——将在21世纪发生的第六次产业革命, 建立知识密集农业型沙产业的意义外,还留下了一个面向沙产业的“钱学森之问”。他提出,在与农耕地面积、接受太阳能相当的“干旱荒漠戈壁,如果运用全部现代技术,包括物理、化学、生物这样的基础科学,能不能每年也提供出几千亿元的产值?有没有这种可能,这是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这个在28年前的“钱学森之问”,虽然出现了一些成功的产业案例,但时至今日,仍然摆放在我们面前,等待着回答!

       钱学森的第六次产业革命,蕴含着钱先生丰博的学识、卓越的见地及高瞻远瞩的睿智,充满着创新思想和深刻的内涵。我们在不断学习钱老的教诲和指导中,不仅丰富学识,增长智慧和能力,更是锤炼人的价值观,完善着人生目标,而受益终身。 

  如果说,甘肃河西走廊曾先知、先行了沙产业开发,但事物总有“后浪推前浪”“后来居上”的规律。近二十年来,东起科尔沁沙地,西至天山南北的荒漠,农业型沙产业以干旱不毛之地为发展空间,把目标锁定利用充沛的阳光这一独特的资源上,不追求耕作面积的扩大,而是在干旱不毛之地上构建适合光合作用的人工环境,利用现代生物技术优化太阳能转化器主体的多采光,少用水,新技术,高效益” 技术方案,建设成食物基地、天然药圃,推进了沙产业向前发展。 

       今天,我们已进入新时代,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谈到生态文明建设的意义、目的、任务、原则和重点。特别是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讲话中,提出的生态环境的定位、原则和目标,更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的纲领。我们作为生态环境工作者,在今天,正是钱老所说,“我们真是生逢盛世!”沙产业是沙漠中的绿色产业,这种知识密集的产业,用新技术的集成的集约生产方式,在最大利用取之不尽的太阳能,节约短缺的水资源,创造高产值的经济效益,与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原则和强国富民伟大目标相一致。新时代,绿色发展的时代,为大家奋力创新构建了广阔空间。 

       今天,是在纪念钱老逝世10周年时召开的《河西走廊沙产业工作研讨会》, 我想用钱老2000年3月他对“西部大开发”建议中的一段话,作结束,用以共勉:“…西部开发虽然是全面的、综合的,但农业发展仍是基础,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改变西部地区贫困落后面貌,也才能改变西部地区的生态环境。21世纪实施西部开发战略自然起点要高,我提出的林产业、草产业、沙产业都强调是知识密集型,把现代科学技术,包括生物技术、信息技术都用上。而且一开始就搞产业化,形成生产、加工和销售一条龙,并注意综合利用。这种高技术产业化的农业,实际上已和工业、经贸服务等第三产业结合起来了,可以做到农业进行工厂化管理。由此发展起来的小城镇已大大缩小工、农之间,城乡之间的差距。…这样的任务是长期艰巨的,但‘两弹一星’的实践使我深信…我们一定能克服困难,用‘两弹一星’的精神和经验,把祖国西部建设成繁荣昌盛的家园。” 


 

(作者系中国科协原副主席、鄂尔多斯市恩格贝沙漠博物馆名誉馆长 刘恕) 

【附件:】
主办:鄂尔多斯市恩格贝生态示范区管委会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477-2258659(工作时间)  邮箱:egb@ordos.gov.cn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辩率 真彩32位浏览 网站标识码:1506000140
 中文域名:鄂尔多斯市恩格贝生态示范区管理委员会.政务 蒙ICP17002409号-2     
蒙公网安备 15060302000173号